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- 专访点评 - 专访点评
 发表日期:2013年11月20日 编辑:news 有709位读者读过此文 【字体:
 
 


  冷军:色彩是油画最为本质的东西

  方力钧:生命是一场没有正解的谜局

  城中的高士 专访湖北青年艺术家周颢

  艺术会客厅:冷军谈个展“限制与自由”

  武汉画家闻立圣 把经历融进我的画中这样就够了

  最年轻的“城楼画师” 画伟人为了不忘历史

  书法家佟韦与其章草七种品格 古风意趣临读不懈

  采撷书中精华融入艺术大观 周韶华谈读书感言



 

武汉画家闻立圣 把经历融进我的画中这样就够了


    闻立圣看上去瘦高,儒雅中有一股文人气质。虽然他自己不愿意提起,但是一生都笼罩在闻钧天之子、闻一多侄子的光环下,连开画展也少不了被称为“闻一多侄子画展”。他的一生平凡而动荡,干过农活、当过工人、做过老师,还从过政,自称“误入仕途20年”,最终他拿起了画笔,成了一名画家。

    67岁的他在画坛上算是个“非著名画家”,对于成为名画家并没有很强烈的愿望。他提起上一次同学聚会,当年的女同学都成了老太太,当年最风光的同学现在不一定是混得最好的,想起自己和别人的一生,一堆感慨。

    退休以后,他依然每天早上读一个小时古诗词,晚饭后花一个小时游泳。因此看上去还很有朝气,交谈中也不时口出“狂言”——“老子也曾有过壮烈的青春”。多数时候,他会待在画室里看书、作画。画画对他而言是释放,一走进画室就感觉很平静。

说家族

湖北的文化家族,闻家不可不提

    说起闻立圣,很多圈内人会心领神会地说,“哦,闻一多家的”,连其开画展也跑不掉。他个人近70年的生命似乎都被隐藏在闻一多侄子、闻钧天之子这两个身份的背面,“我特别不想谈这个,总有借光的感觉。”

    但提起浠水闻家,闻立圣还是感到自豪。“湖北的文化家族,闻家不可不提。”

    他说,除了最为人所知的闻一多外,闻立圣的爷爷辈们都是浠水当地的名门望族,开明、重视新学,在闻一多等兄弟十几岁时,就将他们送到武昌文高等学堂(前身是两湖书院)学习。并派了专人专门过来照顾生活,柴米油盐和蔬菜都从老家挑来,“一个咸蛋甚至两个人分着吃”,生活很俭朴。闻家兄弟17人,闻一多排行十一,闻立圣的父亲闻钧天排行十四。在写家书时,闻钧天称闻一多“十一哥”,闻钧天则自称“十四弟”。

    中学毕业后,闻家兄弟各奔东西。闻一多、闻一传和闻一齐到了北京,后来都被选为庚子赔款留美学生,或学医或学工程,极有成就。闻钧天则到南京大学学习国学,后来又到南京美专学习美术。在《闻一多》全集里,保留了闻一多和闻钧天在青年时代的通信,两人讨论人生理想和美学、文学。

    到了闻立圣这一辈,闻家人多学的理工科。“我们这一辈精神成长的关键时期都是上世纪50年代,那是个工业、科学飞速发展的时候。”现在他们也多为学者、教授,其中院士有好几位。

    闻立圣说起一个动人的情节。上世纪80年代,他们家兄弟几人都很忙,几年不得见一回。一次大哥和三哥在德国的机场里碰见了,不过是一个进关、一个出关,隔着一堵玻璃墙,只能拿着手里的护照挥了挥,“家国情怀都在其中了。”

说父亲

曾与郭沫若、郁达夫一起写新诗

    闻立圣是闻钧天的幼子,父亲后半生待在武汉的日子里,闻立圣陪伴他的时间最多。在闻立圣的印象里,父亲闻钧天一生经历很多风雨。上世纪20年代曾与郭沫若、郁达夫等同在创造社,写过不少新诗,30年代开始研究文学、历史和社会学,后来又师从陈师曾等大家学习国画,最为人所知的也是其画家身份。

    闻立圣却更多觉得父亲是一个学者,“很严谨,而且沉默。”上世纪30年代,闻钧天曾写过一本《中国保甲制度》,对中国自周商时期开始一直延续到民国的保甲制度进行研究,该书出版时,蒋介石亲自作序,称“翔其变迁,明厥经纬,旨约而宏,文彪以蔚”。当时英国驻华大使还将这本书介绍到英国出版,此书80年代又先后在台湾和大陆再版。

    闻立圣说,父亲还写过一本《中国美术史》,已经付印,《大公报》甚至都已经登了出书广告,但是在日军轰炸南京时,书籍和原稿都毁于一旦。在闻立圣的印象中,父亲对这本书很放不下,一直到晚年,还多次提起。

    闻钧天在1986年底以87岁高龄去世。去世前,专门嘱咐家人将骨灰撒在家乡老屋前的小河中,小时候,他经常在这条河里洗笔砚。

说个人

画画只是一种“释放”

    从小跟着父亲耳濡目染,学习中国古诗词、中国画,闻立圣后来却去学数学,当数学老师,又干了多年的公务员,闻立圣把这些经历归结为“时代造就”。

    上世纪80年代,闻立圣有一次机会可以去中央美术学院进修,但是父亲认为画中国画必须先熟悉中国古典文学,于是建议他去武汉大学读了两年古典文学。直到现在,他仍然每天读古诗词,写一些文艺理论文章。“我最喜欢李白和宋词,李白非常有激情和朝气,宋词比较有思辨性。”

    虽然工作与画画没有多大关系,但几十年来他一直坚持画画。他说自己只算是个“非著名画家”,连父亲的一半都比不上。“画画需要灵性高,有朝气,其次才是笔墨功夫和工具。”他把画画这件事“当作是一种释放”,每次一走进画室,就感觉很平静。

    闻立圣多画花鸟,有评论家评论他的画有中国传统文人画的传统,每幅画都会专门写一首诗词配上。对于曾经走过的弯路,他也有过纠结、想不通的阶段,现在却好像都看开了。“这种经历再融入到我的画中,我觉得不亏,这样就够了。”

闻立圣

    1946年生于武汉。早年读的是理工科,后来进入武汉大学学习中国古典文学。

    师从其父、著名画家、古诗词家闻钧天,兼习中国画。现为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、武汉市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。



  相关专题: 专访点评 专访点评
  专题信息:
  冷军:色彩是油画最为本质的东西(2014-11-29 11:57:19)[700]
  湖北著名艺术家冷军谈场景写生油画之创作(2014-5-26 9:43:23)[714]
  方力钧:生命是一场没有正解的谜局(2014-3-19 11:56:28)[652]
  城中的高士 专访湖北青年艺术家周颢(2014-2-25 11:23:17)[606]
  艺术会客厅:冷军谈个展“限制与自由”(2014-1-28 17:03:02)[650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相关信息:
  没有相关信息


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
 
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07-2012   武汉荣宝斋艺术资讯网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中山大道958号   电话:027-82833225  13971613339   传真:027-82815583
联系电话:027-82833225 13971613339 E-mail:chinarongbaozhai@qq.com 鄂ICP备06004089号